朱宣咸(1927年浙江——2002年重庆),中国画画家、木刻版画家、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20世纪40年代初起从事中国画与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半个多世纪来,创作了大量中国画、版画、漫画、插画、水粉画、水彩画、连环画等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及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被《中国年鉴》,《中国百年版画》等大型文献收录;从1946年到2002年多次入选国内外一系列重要展览,发表作品数千次,艺术风格被《人民日报》等主要媒体专题评论;出版有《朱宣咸作品选》,《朱宣咸花鸟画选辑》,《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朱宣咸漫画》,《艺术常青——美术家朱宣咸》等;由文化、新闻、出版等六单位联合主办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生平被载入《中国美术辞典》等国家级辞书

首页/Home Page - 朱宣咸之子朱澄作品选

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
在经典中的交织碰撞


朱澄作品选

Selected Art Works by Zhu Cheng

The two Cultural and ideological collisions

with and merge into each other in classic

Traditional & ContemporaryEastern & Western.

 

\
文苑化石图

横轴 绢本 111cm×5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读(唐)韩滉《文苑图卷》有感,久读之,总不甚明白图中所作是人耶?是石耶?今绘此图乃余之直觉”。

《文苑图卷》描绘了古代文人墨客在松间石上悠然自得,呤诗作赋,舞文弄墨的情景。而今翻阅这幅图卷,余之直觉是形象化了食古不化、墨守成规的保守思想?中国传统文化某种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天人合一的观念?抑或是其他……?

画上题

(朱澄父亲 “黄品山人”朱宣咸补题跋
 

画上铃印:

年双十,朱,朱澄之印,无言,观其大略,是耶非耶,黄品山(黄岩)人,朱澄梦话,似曾相识。


\
夜闹韩府图

——韩熙载的夜宴早该结束了!

横轴 绢本 125cm×5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戏画(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听琴”一段。

《韩熙载夜宴图卷》描述了当时韩熙载等达官贵人沉溺声色的奢华生活。原画中持枪站立的刚烈女子,是一个非常温顺坐在圆凳上手抑琵琶弹乐的乐妓,华丽的韩府也正陶醉在一片美妙的乐声之中……。

画上铃印:

朱澄之印, 似曾相识,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摹(五代)《韩熙载夜宴图卷》 “听琴”一段

横轴 纸本 123cm×52cm 1988年作

画上题

(朱澄父亲 朱宣咸补题跋长款)。
 

画上铃印:

画以神读,是耶非耶,无言,观其大略,似曾相识,浙人,宣咸,黄岩朱氏。

 

\
悲歌一曲

立轴 绢本 81cm×5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习(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奏乐”一段,习时变乐器为武器,故名悲歌一曲。

此乃封建社会对青春和人性的扼杀

画上铃印:

年双十,无言,朱澄之印画以神读。

 

\
三人一体图

(又名三人一面图)

立轴 纸本 111cm×5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观(清)任颐年《三友图》,上有题款“不须对目自三人,自有须眉自写真”。感慨甚深,古来儒士夫子之形态油然而生,总难以淡化。由此联想传统文化中强化共性,扼杀个性之因素甚重,已溢于今。以至千人一面,万人一体,千万人同一灵魂。自己须眉究竟何在?更何况任氏三人。

画上铃印:

年双十,无言,朱澄之印,观其大略,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线的艺术

横幅 纸本+毛线(综合材料) 125cm×60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新临白描画创始人(唐)吴道子《送子天王图》。

吴道子是中国传统白描画的典型代表,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很大程度上正是线的艺术,成了中国绘画的精髓。

如今,在我自己完成的这张吴道子代表作《送子天王图》“释迦出世”后,又随意地在画面上粘贴了黑色的毛线,从而完成了这幅虔诚的摹品。

画上铃印:

年双十,无言,朱澄之印,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可乐宫妓图

立轴 绢本 85cm×5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览(明)唐寅《孟蜀宫妓图》后戏作。

面对《孟蜀宫妓图》中仕女们的时髦美丽,不由浮现出其与可口可乐有关的联想:被消费、被消费品、被娱乐的青春……。

画上铃印:

朱,澄,观其大略,似曾相识。

 

\
画里画外有画图

横轴 纸本 90cm×6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见(五代)周文矩有《重屏会棋图卷》,今反其意而作。

画上铃印:

朱,澄,无言,朱澄之印,观其大略。

 

\
历代帝王图

立轴 纸本 100cm×5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唐)阎立本有《历代帝王像卷》,画自汉昭帝至随汤帝共十三尊。而今我从简略起见,仅作此一图以概之。

画上铃印:

年双十,朱,朱澄之印,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此非火

立轴 纸本 67cm×40cm 1987年作

画上题款:

意仿宋人《牡丹图》。

《牡丹图》的牡丹开和太旺,总觉得是火...,是火?是花?实难定也,故作此印象。

画上铃印:

朱,澄,朱澄。

 

\
此非花

立轴 纸本 67cm×40cm 1987年作

画上题款:

意仿宋人《出水芙蓉图》。

《出水芙蓉图》的芙蓉娇嫩、透亮,总觉非花...,是花?非花?实难定也,故作此印象。

画上铃印:

朱,澄,朱澄。

 

\
青山依旧在

横轴 绢本 122cm×30cm 1987年作

画上题款:

由(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虹桥”一段的想象。

《清明上河图》详细描绘了中国古代一度兴盛的宋朝京城梁一派喧器、繁荣的景象。“虹桥”一段是该画情节发展最高潮与最具代表性部分。在这里到处店铺林立,舟船车马,人山人海,熙熙攘攘。

今读此画,眼前总浮现这样的情景:消失了那许多,时事论桑,留下的只是一个静静的世界——依然如故的虹桥、又发了新枝的枯树、永远滚滚不尽的江水、还有一番辛酸与愁怅……,这不就是“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凡度夕阳”?

画上铃印:

年双十,朱澄,观其大略,似曾相识。

 

\\\ 

\
摹(宋)《清明上河图》

横轴 纸本 700cm×35cm 1985年作

画上铃印:

黄品山(黄岩),朱,澄,朱澄所藏书画,朱澄,年双十。

 

\
游春图

横轴 绢本 125cm×50cm 1987年作

画上题款:

(唐)有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虢国夫人游春,乃是心中有春方得春也,何需眼耳口鼻去赏春呢?

(注:虢国夫人即(唐)虢国君王的夫人、杨贵妃姨妹)

画上铃印:

年双十,朱,澄,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布衣图

立幅 纸本 125cm×60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由(清)金农《自画像轴》引起的想象。

画上铃印:

朱,澄,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风萧萧兮

横轴 绢本 100cm×65cm 1989年作

画上题款:

读(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卷》有感。

《洛神赋图卷》是根据传统著名爱情诗《洛神赋》为题如实创作的名画。讲述了一个颇具东方色彩的传说:有名的才子曹植因失去情人无比悲伤,偶在易水河恍然看到漂浮在江上时隐时现、含情脉脉情人的倩影,于是朝思暮想的他追寻起那始终若即若离、飘飘然然的情节。

画上铃印:

年双十,朱,澄,似曾相识,朱澄梦话,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梳妆图

立幅 纸本 90cm×46cm 1987年作

画上题款:

仿(唐)周昉《挥扇仕女图》。

画上铃印:

黄品山(黄岩),朱,朱澄之印。

 

\
踏浪图

横轴 绢本 100cm×45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由(唐)韩干《神骏图卷》引起的联想。

对速度的感受。

画上铃印:

观其大略,似曾相识,画以神读,年双十,朱澄梦话,朱澄之印,无言。

\
“庖丁解牛”新解图

立轴 绢+纸本(综合材料) 81cm×60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对(唐)韩恍《五牛图卷》局部的剖析。古有“庖丁解牛”之说,以喻行事务按科学之道。今我用此法解牛。是耶?非耶?以示世人恐笑掉牙齿。

画上铃印:

朱澄之印,无言,澄,朱澄梦话,画以神读。

 

\

后宫佳丽图卷

——从一点钟到一点钟

横轴 纸本 300cm×50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读(唐)周昉《挥扇仕女图卷》有感。

《挥扇仕女图卷》表现的是古代宫女闲散无聊、单调寂寞的日常生活。如今在我的画中,宫女们的脸变成了时钟。画面正好有十三个人自右至左,第一个人的脸现在被我画成的是一点钟,第二个人的脸被我画成了两点钟,依次往下推,到了第十三的一个人,脸上时钟又回到了一点钟。

我以此象征手法来表达对被周而复始、被虚度青春年华的感受。

画上铃印:

朱氏,朱,澄,无言,似曾相识,观其大略,朱澄之印,是耶非耶,画以神读。
 

\

视觉效果图

立轴 纸本 110cm×60cm 1988年作

画上题款:

(唐)阎立本《步辇图》令我眼花缭乱,故作此印象。

该作品描绘了一群如花似玉、花花绿绿的妃子簇拥着坐在轿上、穿红服的皇帝,欢歌笑语、五光十色、频频而来,令我眼花缭乱,产生了前后空间的错位,故作此错觉印象。

画上铃印:

年双十,朱澄之印,无言,观其大略,似曾相识。

 

\ 

\ 

\ 

\
课徒系列

立轴 绢本 40x28.5cm/幅 1987年作

画上铃印:

无言,朱澄之印。

 

\

自序个展前言

立幅 纸本 1989年作

 

\

桃花时节雨纷纷

立幅 纸本 90cm×55cm 1987年作

画上题款:

朱澄书自作词一首。

以中国书法之精神,试图表达一个似乎是雨打花落,诗般的梦境:桃花初开,细雨绵绵,片片花瓣随雨点无可奈何地纷纷飘呀、飘,飘零到洁白的纸上,也浸润出一种无可名状的心境……。

画上铃印:

无言,朱澄之印。

朱澄作品详细资料

可在北京大学中国现代艺术档案查阅


 

 


关于后续新作

About Zhu Cheng’s new works 

 

\

瑞羽图

横幅  羽毛+绢本(综合材料)  76cm×60cm  2013年作

读(宋)赵佶《瑞鹤图》

 

 

 

更多朱澄新作

将于适当的时候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