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宣咸(1927年浙江——2002年重庆),中国画画家、木刻版画家、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20世纪40年代初起从事中国画与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半个多世纪来,创作了大量中国画、版画、漫画、插画、水粉画、水彩画、连环画等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及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被《中国年鉴》,《中国百年版画》等大型文献收录;从1946年到2002年多次入选国内外一系列重要展览,发表作品数千次,艺术风格被《人民日报》等主要媒体专题评论;出版有《朱宣咸作品选》,《朱宣咸花鸟画选辑》,《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朱宣咸漫画》,《艺术常青——美术家朱宣咸》等;由文化、新闻、出版等六单位联合主办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生平被载入《中国美术辞典》等国家级辞书

首页/Home Page - 作品选/Selected Works-木刻版画/Woodcuts

\

朱宣咸版画《五七干校的夜读》
1974年于重庆

Reading at Night in the May Seventh Cadre School
By Zhu Xuanxian

Woodcut, In Chongqing City,  China, 1974
NO.W-004
 
--------------------------
        五七干校: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为了贯彻毛泽东主席1966年5月7日“五七指示”精神,将党政机关干部、科技人员和大专院校教师等下放到了农村;五七干校就是他们在农村从事农副业生产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批判资产阶级、进行政治学习的场所。
--------------------------

第二章

与时代同行

朱宣咸新兴木刻的第二阶段

1940年代后期,朱宣咸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加入解放大西南的队伍、南下来到四川重庆,从此留在了这里工作、创作与生活。

在新中国建立后朱宣咸“与时代同行”的这个阶段,作品满腔热情地反映了新中国、新社会的欣欣向荣,以及在各个时期发展的方方面面。

风格上开始融入传统中国画与民间美术的元素。作品参加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等收藏。

作为直接来自新兴木刻与海上画派发源地的进步美术先行者,朱宣咸到大西南后带来的艺术,得以落地生根,并对当地美术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而今一旦得到解放和安宁,思想上充满激情,感受着生活的无比幸福和美好! 20世纪50年代由于身体的原因住院治疗和疗养。在病床上,我常常回想过去,看看现在,往往激动得夜不能寐。1959年我创作的套色木刻《夜》,画面虽然表现的是幼儿园的幸福生活,但生活原形却是自己住院期间所得的感受”。(朱宣咸)

“1949年前的战斗与革命激情转化为对欣欣向荣的新社会的热情讴歌。如果说,此前朱宣咸鲜明的爱憎之情是以投枪匕首般的仇恨是去奋力抗争、去揭露、去鞭挞,充满着一种民族激情与政治的激情的话。那么,在对新中国新生活的表现中,他则给我们展示出了一组充满诗情画意的历史画卷。这里有反映农业生产的《山乡夏夜》、《秋郊傍晚》,反映钢铁工业的《炼钢炉前》,有“除四害”运动的《打苍蝇》,有农村卫生工作的《乡间医生》,甚至还有与政治学习相关的《五七干校的夜读》等。新中国建立以后的重大政治、经济、思想方面的活动在朱宣咸的笔下都留下了鲜明的轨迹”。(林木)

此外,朱宣咸木刻的抒情性,又因其中的中国画意味而加强。在他此期的木刻作品中,不少有着分明的中国画意味。我们可以在《山乡春早》里,读到水墨疏淡层次的丰富感受,亦可在《嘉陵江上》看到国画山水的独特意境,以及《春播》里的那种简洁、空灵与隽永。的确,长期同步进行中国画创作的朱宣咸,这时候也开始逐渐摆脱了此前那种纯粹欧洲版画的借鉴,逐步形成了自身新的艺术面貌。


——摘自:《朱宣咸作品选》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出版

文字有所更新

文:朱 澄,朱 江


 


The second stage of Zhu Xuanxian’s woodcut works: 1950——1979.

When he was in Chongqing, which reflected the actual situations of various aspects of the new Chinese society. In the artistic style, he began to accept the element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painting and Chinese folk arts, and concentrated on chromatic woodcut.

--------------------------
May Seventh Cadre School: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of China, to implement the “May Seventh Instruction” by Chairman Mao Zedong in 1966, the cadres of the CPC and governmental organs, the technical personnel and the teachers of colleges and schools were sent to countryside. The May Seven Cadre School refers to the place where they were engaged in the rural production, received the re-education from the poor and lower-middle peasants, criticized the bourgeois and studied poli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