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宣咸(1927年浙江——2002年重庆),中国画画家、木刻版画家、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20世纪40年代初起从事中国画与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半个多世纪来,创作了大量中国画、版画、漫画、插画、水粉画、水彩画、连环画等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及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被《中国年鉴》,《中国百年版画》等大型文献收录;从1946年到2002年多次入选国内外一系列重要展览,发表作品数千次,艺术风格被《人民日报》等主要媒体专题评论;出版有《朱宣咸作品选》,《朱宣咸花鸟画选辑》,《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朱宣咸漫画》,《艺术常青——美术家朱宣咸》等;由文化、新闻、出版等六单位联合主办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生平被载入《中国美术辞典》等国家级辞书

首页/Home Page - 专题评论/Features Comment

读朱宣咸作品
——《朱宣咸木刻版画集》前言

杨可扬
(著名画家,中国版画家协会顾问,
原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顾问,上海版画学会会长)

 
 
      有个时期,木刻版画在中国曾被贬为不登大雅之堂的"雕虫小技"。可是,在这同时却有许多人深深地迷上了它,而且终身不能忘情,朱宣咸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个。朱宣咸是1949年解放前参加中华全国木刻协会的。其实他在这之前,已在浙东台州的家乡,凭着对木刻艺术的粗略认识,无师自通的开始刻起木刻来了,即在画集前面的几幅作于1946至1947年的小木刻,就是至今还保存下来的他最初木刻版画中的一小部分。后来到上海后,他除了勤奋地学习木刻外,还积极参与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举办的各种活动而成为当时木刻队伍里的一个积极分子。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他报名参加解放大西南的队伍,随军南下到了重庆,并从此在重庆定居下来。几十年来,朱宣咸同志总是无条件地服从革命工作的需要,叫干什么就认认真真地干什么,虽说一直没有离开过美术工作的范围,但是搞版画创作的机会却并不太多,几乎成了一个业余作者,有时甚至几年不摸一下木刻刀了。从画集中作品的创作年份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跳跃的痕迹;但是同时,也可以看到,只要一有机会,他总是紧紧抓住版画创作不放的。特别是画集的最后几幅,竟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小色稿,在时隔数十年后,仍满怀对版画的深情而坚持完成的版画新作。这就是我在开头所说的对版画艺术终身不能忘情的具体体现。
 
      朱宣咸同志在1949年解放前三四年中创作的一些黑白木刻,也有显得粗糙的地方,这正是新兴木刻早期的普遍现象。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有感而作的,有的还是他亲身所受的折磨,这又是早期版画贴近生活而具有的共同倾向。因此,在粗糙中却透露着当时社会的种种苦难景象和那个时代特有的印迹。所以把它编印出来,倒也是一份真实的生活见证。
 
      朱宣咸同志在版画创作上,虽然时作时辍,但却很有想法,也很有追求。比如,作于1958年《打苍蝇》和1959年的《夜》,两者的意境情趣就截然不同,一个稚气可爱,一个静谧可亲;一个活泼奔放,一个温柔细腻,但都透出了浓浓的生活气息。又如,作于1961年的《山乡春早》和1963年的《书声朗朗》,两者反差极强,效果各异;一个具体细微,一个简练概括;一个春郊备耕繁忙,一个校园复习紧张,各各赋予诗情画意而耐人寻味。其他如《红岩初夏》、《嘉陵江上》、《秋郊傍晚》、《入迷》等等,或素雅,或饱满,或空灵,又都各异其趣。在朱宣咸版画创作数量不是太多的情况下,这种追求和探索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新近完成的旧稿新作《江南仲夏——我的家乡》,一派南方的田园秀丽景色,写实中带点装饰,很有版画味道;尤其是在满版碧绿的色调中,露出几处白色,使画面顿觉舒适透气。这种恰到好处露白的处理,在《榕湖滴翠》、《山乡好》等作品中也有极好的表现。这功夫当得力于他中国画创作实践中“惜墨如金”的经验在版画创作上成功的运用。
 
      朱宣咸同志的这个集子,似乎有一种对版画创作表示告别的意思,以后准备集中精力多画些中国画。一个人上了年纪,在体力减退的情况下,搞版画确是够累人的。因此,有这个打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也不要太绝对,我倒希望他今后能够把中国画创作中所掌握的笔墨神韵,融汇到版画创作中去,同时又把版画的独特风味,反过来去丰富充实中国画的表现;在不同画种的相互济助补充中,取得创作上新的更大的成就。
 
      祝画集早日问世!
 
1993年9月于上海
 
 
 
 
上一页<Last Page>                                               <Next Page>下一页

[返回顶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