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宣咸(1927年浙江——2002年重庆),中国画画家、木刻版画家、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20世纪40年代初起从事中国画与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半个多世纪来,创作了大量中国画、版画、漫画、插画、水粉画、水彩画、连环画等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及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被《中国年鉴》,《中国百年版画》等大型文献收录;从1946年到2002年多次入选国内外一系列重要展览,发表作品数千次,艺术风格被《人民日报》等主要媒体专题评论;出版有《朱宣咸作品选》,《朱宣咸花鸟画选辑》,《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朱宣咸漫画》,《艺术常青——美术家朱宣咸》等;由文化、新闻、出版等六单位联合主办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生平被载入《中国美术辞典》等国家级辞书

首页/Home Page - 有关资料/Materials



  朱宣咸发表作品数千次,并被多部国家文献收录,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美术展。
  Zhu Xuanxian had thousands of publications, which have been among the collections of several national literature volumes, and featured in many influential art exhibitions home and abroad.





  朱宣咸的几部著作出版,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及朱宣咸塑像落成之际多种新闻与专业媒体均作了比较集中的专题、或多次专题报道。
  Here given are those covering particularly the events of the exhibition, Works in Zhu Xuanxian's 55-Year Art Career, Zhu's several publications and Completion Ceremony of Zhu Xuanxian Statue.






  朱宣咸2001年手迹:《画梅六十年》。
  Script of Zhu Xuanxian in 2001 in his article: 60 Years of Painting Sweethearts (Plum, Wintersweet).






  朱宣咸手迹:
  起草的《关于成立重庆国画院的请示报告》(约1980年),
  《我有一段意外办学的经历》(2001年11月)。
  Script of Zhu Xuanxian in his article:
  a draft Proposalon on establishing the Chongqing Academy of Chinese Paintings (made in 1980 around) and I happened to have a period of experiences in running a school written on Nov.2001






















朱宣咸生平被载入多部国家级专业辞典。
Zhu Xuanxian's biography has been collected by several notable biography dictionaries.

 



 

-----------------------------------------------------------------------------------------------------------------------------------------



 

 

It Looks Like What Happens To Be, But It Is Chewed To Be What Must Be
----A look-back of my 55 years' painting career
By ZHU Xuanxian in 1999

 

看来是偶然 细想是必然
----我从事绘画创作五十余年的回顾

朱宣咸

  我从事绘画创作的过程,即我人生道路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一生中每走一步,看起来偶然,但细想又是必然;这一切又都与客观环境息息相关。

  我生长在浙江中部紧靠东海的农村。那里是一个海积平原,土地肥沃,河流纵横,气候温和,物产丰富的锦绣江南鱼米乡。离我家十来华里,是个比较重要的港口(那时叫海门,现在叫椒江,已成为现在新建的台州市市中心)。当我还没有出世时就有定期的海轮北通上海、宁波、南达温州。这里,早就带有一股开放性潜流冲击着人们的思想,而且民俗民风丰富多采;我童年时,对于那些民间戏剧、舞蹈、音乐、美术都非常喜欢,甚至会完全迷醉。

  可我家却是境况困坷,常遭人欺;作为全家唯一全劳力的父亲是双耳严重重听的聋子,我十一岁时他就去世。我们母子三人(还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哥哥),就依靠着我那小脚的母亲凭着祖业几亩薄田勉强支撑。但又常歉收,加之当时的苛捐杂税,逼得家境一年不如一年。

  我就在这样一个社会和家庭环境中形成了似乎懂事比较早,沉默内向,思想活跃,自我奋斗精神比较强,并有一定正义感和爱好艺术的个性。

  高小毕业后,怀着强烈改变自己命运的渴望,我决定继续读书。考虑到经济条件限制,就考进了本县黄岩简易师范学校。就在这学校的第一学期,碰上举行全校图画竞赛,我得了高名次,于是诱发了我那爱好艺术的个性。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就暗下决心要好好学画,向往日后成为一个清高自在的画家。

  那时的简师学制是四年,为了能够专一学画,读了三年我就转考到浙江台州师范学校新开办的劳美科。在劳美科的第二学期开学不久(即 1946 年上半年),校方借物价飞涨之机,向学生大肆追加收费,以图中饱。这就引发了学生们的强烈反抗,我自觉而积极地投入了这场运动。但很快地被校方镇压,还开除了包括我在内的七名学生的学籍。在被开除的那天晚上,学校的一个头头,挥舞着左轮手枪,带着一帮乡丁和校警,将我严密隔离,并立即押送离校。大约押送到离校三、四里处,乡丁和校警们站住了,举枪对着我,令我继续往前走,好一阵后,我发现身后没有人了,才摸着山区黑路,找到一户农家暂住。第二天,同学们多方设法打听到我的下落,大家悄悄赶来给我送行。

  回到老家后,出于经济原因,只好在本地作乡村小学教师,就在这苦闷傍惶的日子里,很快地被鲁讯先生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所吸引。当读到著名的老版画家杨可扬的《新艺术散谈》这本书后,书中论述了新兴木刻运动的产生与发展的必然性,艺术家必须站在时代的前列,艺术必须属于人民大众以及写到他自身的坎坷经历,这些在我的思想上引起了巨大的共鸣。从此我就下决心要从事木刻创作活动。

  我的第一幅木刻是《难忘的一夜 -- 我的遭遇》,这幅作品如实的纪录下 1946 年夜宿农民家时,我怀着无比愤慨的心情,痛恨学校强逼我一夜间结束了学生时代的生活,走进了茫茫人海的社会大门,我恨人世社会的不平!此后不久,我加入了中华全国木刻协会组织的“木刻之友”活动。那时我确把刻刀当作倾诉自己心声的最好工具。当时我总感到在我刀尖上流出的是自己心中的血与恨。 1947 年为自己木刻《点滴集》刻制的封面装饰画《滴滴都是血和泪》就反映了这些。

  1948 年初,我从家乡来到上海,进了《观察》杂志社工作。那时我首先拜访了新兴木刻运动的老前辈郑野夫先生,接着拜访了杨可扬先生,邵克萍先生。继后认识了王麦杆、余白墅、赵延年、珂田、徐甫堡等先生。这些木刻界的老前辈,对我从事木刻创作都有很大的帮助,我非常感激他们!这里我要着重提一提杨可扬先生, 1948 年 11 月上海当局查封《观察》,逮捕全体同仁,次年 2 月,我出狱后即失业;在此危难期间,可扬先生对我进行了多方的关怀和帮助。这就更加坚定了我从事木刻版画创作的决心和信心,可扬先生的为人令我永远尊敬! 1949 年上海解放的第二天( 5 月 28 日)我参加了有刘开渠,张乐平,杨可扬等人代表上海美术界在上海《大公报》上发表拥护上海解放,决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联合声明”。并积极投入到中华全国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中华全国漫画协会(当时三协会的会址都设在上海)为适应解放后的需要而成立的“联合办事处”工作。不久即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文艺大队,同年底,南下进军到达重庆。解放了!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安定了。大概是因为我自出生以来,稍稍懂事时就过着压抑而挣扎的日子。而今一旦得到解放和安宁,思想上充满激情,感受着生活的无比幸福和美好! 20 世纪 50 年代由于身体的原因,长期住院治疗和疗养。在病床上,我常常回想过去,看看现在,往往激动得夜不成寐。 1959 年我创作的套色木刻《夜》,画面虽表现的是托儿所的幸福生活,但生活原形却是自己住院期间所得的感受。这件作品除参加当年的全国美展外, 1962 年又选入中央文化部、中国美协等主办的“延讲” 20 年来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同年 8 月《人民日报》评论认为这幅“以清风明月”为基调的“《夜》是歌颂新事物的小夜曲,格调新颖,意境深远……感人致深”。 1960 年,在重庆的一个连晴高温日子里,偶然间,我来到重庆峨岭公园榕湖边树荫下,顿觉一股凉意沁人心田。当即草草画了一幅环境速写,回来后加工成了套色木刻《榕湖滴翠》,这幅作品后来收进了 1962 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国现代版画》专集,并有海外评论认为是“表现了一个和平宁静的清凉世界”。这里,我再谈一下 1993 年创作的套色木刻版画《江南仲夏》的过程。事情起因是 1963 年,我第一次回到台州老家,见到了亲人 ---- 年近八旬的母亲,也画下了多幅我特熟悉而又亲切的村舍和自然环境。时隔 28 年的 1991 年,我第二次回到老家,原来的村舍已为三层五层方盒子式现代农民住宅所代替,公路也修起来了!童年时我家离东海岸只有四五华里,常去捉鱼捉蟹十分方便,而今几十年的地形自然变化,海岸线大大外扩,在那新的海积平原上早已办起了大型的国营农场,真是沧海桑田啊!《江南仲夏 -- 我的家乡》就是以上述二次回乡的感受为基础,最后形成的。作品画面既非全是我第一次回乡的所见的山河依旧,也非全是第二次回乡所见的万象更新。具体处理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禾苗,烘托出竹林围绕着白墙黑瓦是唯我家乡原先所特有造型的村舍,田间三三两两的村民隐约可辨是以家乡以前特有的薅草耘田方式,近处一群男女青年骑着摩托车、自行车追逐嬉戏像似赶集归来,河边的杂树丛中静静地躺着只早已被遗忘了的当年重要的交通工具小木船;这一切虽是歌颂一派生气勃勃的江南仲夏景象。但也透露出了现在自己对家乡和童年的深深怀念!

  因为我有相当长的时间在报社工作,下乡下厂走马观花的机会多,积累了些创作素材。平时为了版面需要,虽搞了点及时反映生活的绘画小品或速写,但都是随刊随丢的昨日黄花。现在手边保存下来的只有些木刻版画,如反映春耕生产的《山乡春早》、反映市效菜农为保证城市供应,努力做到淡季不淡而加强田间管理的《秋效傍晚》以及通过晨读反映校园新貌的《书声朗朗》等等。还有一部分素材,当时虽已形成创作小稿,但画面比较复杂,或必须进一步补充和深化,限于时间和精力,仍束之一角;有的这一搁就搁了几十年。直到离休后,时间充裕,才捡了几幅以套色木刻的形式加以完成。如《春满山村》、《巴山秋月》、《嘉陵夕照》、《瑞雪人家》以及《群雀归林》等 9 件。

  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解放后的木刻作品,似乎有一个共同的点,好像都带着以情写景,借景抒情特点,因而作品在一定程度上都有着诗般的意境。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国家级美术专业核心期刊《美术观察》在 1999 年 1 月号中有一篇对我的木刻版画作了比较全面评论的文章,标题是《从投枪匕首到纯情艺术》,其内容虽则通篇过奖,但就其基本立论也不能说是毫无根据的;这其实恐怕也不是偶然的,大概每个正直的艺术家所处在这样一种两个截然不同不同时代社会和这两个不同时代社会所给予形成的创作的基本心态是不可能分得开的。

  1995 年我以从事木刻版画创伤五十年的关系,出版了一本《朱宣咸木刻画集》;收进了解放前后共五十件作品,集子的内容、质量和数量都是微不足道。特别在解放后的四十多年里,不仅质量无从谈起,就是数量与解放前四年比,也只占半数稍多一点(解放后二十七件)这从主观上说,不能不承认这些年来生活安定了,过去身处逆境的努力精神也就消失了!自然也有些客观原因,也许长期以来做的是美术编辑、美术组织等工作,其工作要求不同,也是不无关系的。而今可以自慰的是自参加西南服务团到重庆以来,基本上尚能听从安排,严守本职,似乎也为重庆的新闻、出版、文化美术事业作了一些打杂的工作。还可以提及的是自文革后期以来,我画了比较大量的中国画花鸟作品,似有影响,愧无精品。

  自 1989 年,告老闲居,时逢盛世,衣食无忧,真可潜心作画。去年又出版了中国国画花鸟与木刻版画风景两本小册子,还准备明年搞个从艺多年的画展,过些年也许出版一本花鸟中国画集。心有余,力不足,可惜体力一年不如一年。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1999 年夏于重庆 

 



 

-----------------------------------------------------------------------------------------------------------------------------------------




 
Completion Ceremony of Zhu Xuanxian Statue
 
  “朱宣咸塑像落成仪式”,2003年3月22日在重庆举行。
  中央驻渝与本地的报社、电视、广播等十余家主要媒体进行了现场报道。
  朱宣咸全身塑像由雕塑家、四川美术学院王官乙老教授制作。塑像基座左右两侧面的线刻由朱宣咸的后代绘制。
重庆市文化、美术、新闻、出版、教育界及政府的代表、领导,社会各界人士及亲友数百人自发的冒雨参加了当天的仪式,人们列队参加仪式的人车队伍排了数里路。

 
On March 22th, 2003, the "Completion Ceremony of Zhu Xuanxian Statue" was held in Chongqing, which was hosted by Chongqing Academy of Chinese Paintings and co-sponsored the D.G.of the South Mountain. Hundreds participated the ceremony in rain, including well-known figures,famous artists,leaders from circles in arts, news, press, education, government, As well as hundreds of Zhu's Friends and relatives.
Director of Chongqing Culture Bureau and Leader of Chongqing government unveiled the statute. A famous professor of Sichuan Instituteof Fine Arts and Zhu Jiang, second son of Zhu Xuanxian, unveiled the epigraph. Then, the famous painter and dean of Chongqing Academy of Chinese Paintings, curator of Chongqing Art Gallery, chairman and secretary general of Chongqing Artists' Association, president of Senior Professor Association of Sichuan Institute of Fine Arts, and board chairman of Dragon Garden of the South Mountain, addressed the ceremony on behalf of their units and organizations, cherishing the memory of Zhu Xuanxian. Zhu Cheng, Zhu Xuanxian's eldest son, expressed his thanks to the attendance on behalf of Zhu's family and relatives. The ceremony ended with a consecration of flowers to Zhu Xuanxian by all the participants in line-up, accompanied with Beethoven's Requiem.
Some tens presses or media made covered this event in scene, Reported the event today and later.
Zhu Xuanxian's statue is sculptured by a sculptor and a senior professor of Sichuan Institute of Fine Arts, and the decoration skirt lines on two sides of the base are drawn by Zhu's Two sons, Zhu Cheng and Zhu J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