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宣咸(1927年浙江——2002年重庆),中国画画家、木刻版画家、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20世纪40年代初起从事中国画与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半个多世纪来,创作了大量中国画、版画、漫画、插画、水粉画、水彩画、连环画等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及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被《中国年鉴》,《中国百年版画》等大型文献收录;从1946年到2002年多次入选国内外一系列重要展览,发表作品数千次,艺术风格被《人民日报》等主要媒体专题评论;出版有《朱宣咸作品选》,《朱宣咸花鸟画选辑》,《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朱宣咸漫画》,《艺术常青——美术家朱宣咸》等;由文化、新闻、出版等六单位联合主办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生平被载入《中国美术辞典》等国家级辞书

首页/Home Page - 个展/Personal exhibition

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2000年重庆)

 

\
\

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


金风送爽,丹桂飘香。正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1周年喜庆日子的前夕。由重庆市文化局、重庆日报社、重庆出版社、重庆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重庆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重庆国画院承办,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华君武题名的的《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于2000年9月24日到10月7日在重庆抗建堂美术展览馆展出。9月24日上午10时举行隆重的开幕仪式。

 

参加开幕式的有:全国人大农委会委员于汉卿、重庆市人大副主任金烈、冯克熙、重庆市委老书记孟广涵、张海亭、重庆市文化局局长王洪华、重庆出版社社长李书敏、重庆市文化局副局长张根发、重庆日报社副社长、副总编聂定华、重庆出版社副社长蒲华清、陈兴芜、重庆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徐雄、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钟纪明、重庆市美协副主席、重庆国画院常务副院长周顺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毛锡雄、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老作家殷白、重庆市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广才、重庆市新闻工作者协会名誉会长雷勃、重庆市作家协会顾问梁上泉、四川省美术家协会顾问林军、重庆市出版工作者协会顾问蒋际华、重庆国画院副院长王世明、吴善志、张春新、重庆艺术馆馆长朱家林、艺术馆美术部主任徐亮、重庆子能太极拳社社长龙家杰以及四川美术学院、西南师大美术学院、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重庆社会大学美术系部分师生等文化、艺术、新闻、出版、教育各界1000余人参加了画展开幕式。

 \

开幕式由市文化局副局长张根发主持。市文化局局长王洪华致辞、重庆出版社社长李书敏致辞,市人大副主任冯克熙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领导同志的讲话充分肯定了朱宣咸在新闻、出版、文化系统工作期间,对于重庆两个文明建设,对于推动和发展重庆美术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充分的肯定了朱宣咸在中国画和木刻版画的艺术探索中作出的不懈努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并祝愿朱老身体健康,艺术常青。最后朱宣咸讲话,他衷心感谢主办单位和承办单位的大力支持,衷心感谢各位领导、各位朋友的光临;他表示在今后更好的鞭策自己,发挥余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奉献给养育自己的人民。

\

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座谈会纪要

 

 

主办:重庆市美术家协会、重庆国画院、重庆市群众艺术馆

 

时间:2000年9月24日

 

地点:重庆国画院会议室

 

主持人:钟纪明

 

钟纪明:(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重庆日报高级编辑):

 

今天在这里隆重开幕的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可谓盛况空前,是我市美术界的一件大事。

 

朱宣咸先生出生于浙江,可在我们重庆渡过了半个世纪,所到每个单位除了他认真负责的工作以外,还有一个特点是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并结下了丰硕的成果。朱先生无论人品和画品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研究。

 

李茂虎(时任重庆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重庆社会大学副教授):

 

我首先代表重庆社会大学师生员工,也代表重庆美专同学会祝我们老校长健康长寿,画展成功。朱校长对创办重庆美专功不可抹,重庆美专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年,却培养了一批美术人材。这批学生目前在重庆各美术单位和自己的岗位上发挥重要的作用,不少同学在艺术创作或美术设计方面取得显著成绩,这都是重庆美专给我们提供的学习条件分不开,朱校长为我们付出心血和劳动。我和全体同学向朱校长表示深深的敬意和感谢!

 

周顺恺(时任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国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

 

朱老师在文化、新闻、出版等系统都过美术领导工作,还担任过重庆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对重庆美术事业作了重要的贡献。

 

就我们重庆国画院的成立,最初就是朱老师建议发起并起草了有关的画院规划和报批报告这一点已故原市文化局局长郭汝魁同志曾多次给我们提到。后来虽然朱老师没有来画院工作,但他一直对画院的建设和发展倾注了不少心血。

 

至于朱老师的作品显著特点是重神气,无论是年轻时代的或现在的作品,总是朝气蓬勃、积极向上。他的作品大画重气势,小画求情趣。他作画认真,他的画体现着他的人格,气质和文化等多方面的综合修养。朱老师值得大家学习,他是一个现象。他终身的艺术追求就是始终沿着一条自己认定了的路,一直坚持不懈的努力实践,使自己有健康的审美倾向和情趣,才有今天的成就。这也叫天道酬勤,有志者事竟成。

 

毛锡雄(时任重庆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南工商报总编助理):

 

我以激动的心情代表重庆书协向朱老的画展开幕表示祝贺。朱老师是我部队转业回来后认识的,至今已有十多年了,朱老师的画品人品众口皆碑,朱老师的创作态度非常认真,我每次到他家,发现他对作品常常是数易其稿,他的画构图严谨,笔墨讲究、厚重、看得出他对吴昌硕的花鸟画和艺术精神作了长时间的研究。

 

谢梓文(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我觉得朱老的作品很大的特点是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这点在当前是很重要。历史时代已经到了21世纪。中国艺术到底往何处去,是否定传统,认为传统都过时了吗?

 

我认为应该像老朱那样,既要学习优秀的民族传统,又要有新的发展。特别是需要倾注新的时代感情去创作。现在有些把抽象艺术捧得太高了,好像抽象艺术是世界美术的最后一次变化。抽象艺术就是世界艺术。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不反对抽象艺术,抽象、具象都要存在,和平共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张方震(时任四川美术学院老教授协会副主席教授):

 

老朱可以说是四川美院几乎所有老教师的老朋友,在此我也代表他们和因事不能前来的罗中立院长向朱老的画展表示热烈祝贺。看了这个画展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影响,作品爱憎分明,尤其在木刻版画更为明显,如展厅右边解放前作品的苦难景像和左边陈列的作品展示解放后的一片阳光灿烂,非常感人,充分反映了不同的社会面貌。朱宣咸作品还向我们揭示了我们从事文艺工作的起点,目的,究竟是为是什么?仅仅是个人感情的泻泄。个人的情感,个人雕虫小技的孤芳自赏吗?正如朱宣咸作品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榜样,那就是代表整个人民群众的,整个社会与时代的,是一种艺术家的责任感和情感,这种艺术才是真正的艺术,也肯定是永恒的。前不久我们四川美院召开党委座谈会,我一再表达了这种观点,现在社会思潮,很多方面都有违背这种艺术真理的倾向。追求个人的艺术,甚至,否定五四以来进步的艺术,革命的艺术,认为落后了,甚至要加以批判。当然极左思想是不对的,但延安文艺座谈会的精神和思想并没有过时,而且非常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我们美院重新组织学习这些文艺方针是非常正确的。最近江泽民的讲话指出文艺就是要“三个代表”,我觉得讲得很好。只有代表社会大众,代表了整个时代的艺术,对人民充满着深情与责任感的作品,才是真正永恒的艺术。所以今天能在重庆举办这样一个画展,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指导意义的,我很欣赏朱宣咸的大作,更欣赏他为我们所树立起的这样一个榜样。

 

钟仁俊(时任重庆市工艺美术职高高级教师):

 

我今天系统的看到了朱校长的作品,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在这些作品里充满了爱心。充满了纯净的艺术童心。无论在40年代或者是今天的作品都体现了这个特点。这些作品好似一股清风,给人以清新的感觉。这在当前社会繁杂,信息饱和的年代,要保持纯净的艺术感觉,是很不容易的,很值得我们学习。

 

另外朱老师还具有甘为人梯的高尚品质。朱校长为了适应开放改革后形势对人材的需求,为了解决当时我们这一批在各自岗位上已成工作骨干,但非正式培训的美术干部急需补课、提高的愿望。艰苦创业白手起家,创办了重庆美专,解决了我们100多人的系统学习和学历问题。重庆美专是重庆美术史上不可缺少的一页。朱校长功不可抹。

 

梅忠智(重庆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我认为朱老师的作品有二个方面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一、作品体现了一种社会责任感,这点张方震教授说得很清楚了。二、朱老的版画和国画体现出一种学术性。这点甚至与他同时代人的作品都有不同之处。我在国内外走了不少地方。像朱老师作品的那样有内涵,有深度有厚度能体现一种东方文化特点的就不多。这点不能不归结到他的美术技巧之外的多种修养。

 

至于朱老创办重庆美专,正如我读苏葆桢老师的研究生时了解到苏老在解放前办学的经历和朱老一样,都是体现了我们老一辈艺术家对社会的责任感。

 

谭德一(时任重庆市少年宫高级美术教师):

 

朱老师的国画、版画、相互融合、互相渗透,这就丰富了二个画种的表现力,很值得我们研究学习。朱老师同时又是一个美术社会活动家。他为了创办重庆美专,为了解决我们的学习和学历问题,费了不少的心血。那时我多次到他家,他常常是为学校的事深夜不归。

 

李饶俊(重庆胜大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我是朱老师的学生,现在虽然是个律师,但我还是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朱老师对我的帮助很大。我要更好的学习朱老师对社会高度负责的精神从事法律工作。

 

高济民(时任重庆出版社副编审):

 

朱老师的国画很有他的独创性。比如他画的麻雀,寥寥数笔,意趣无穷。很有创意,富有童心。要知道中国画发展到今天,经过历代大师的努力,它的艺术形式相当完美。像朱老师那样有所突破,形成自己的东西,实在很不容易。我有点感慨,在中国能坚守中国画这块阵地,又有新发展的人越来越少了。画画画到后来而不知道画的什么画。这是中国画家没有自信的表现。在此我要向像朱老师这样坚守传统而又有创新的画家表示衷心的敬意!

 

欧治渝(时任重庆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重庆出版社第二美编室主任、副编审):

 

以前我只知道朱老师是个工作狂,他总是认准了自己肩负的社会责任,每到一个单位就狠抓工作,又很注意培养人材,建立和完善了这个单位的美术部门。

 

朱老师的作品,是他认识到了的才表现,有感而发,所以是真诚的、朴实的,因此也是感人的,我们总是说自己的工作忙哪!没有时间搞创作啊!就没有朱老精神,既抓好工作,又出了那么多的好作品。

 

今天朱老师的画展,可说是盛况空前,说明朱老师的作品好,人缘好!因此前来参加开幕式的人特别多,此外,我还要说一点,说到天说到地,不能作空头画家,要像朱老师那样拿得出一批好作品才是硬道理。

 

涂良浩(时任重庆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油画家):

 

我有幸作为重庆美专108个学生中的一员。今天朱老师的画展,我们很多同学都来了。是朱老师当年给我们的学习机会。我真心祝愿朱老师健康长寿,画展成功。

 

凌承纬(时任重庆市美术家协会理事《红岩》文学杂志编辑):

 

最近我在写两篇文章,一篇是写朱老师、一篇是写苏葆桢老师。写他们的文章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写他们的人生,也是在给自己创造了陶冶、修炼和提高审美能力的机会。我认识朱老师是在50年代,那时还没有见到过他的人,在一个展览会上看到他的作品《夜》。这件作品给我很深的印象。当时我就认定作者的心地多么纯净!也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只有具有这样心地的人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同时也使我深刻的感觉到一个画家的心灵境界对于创作的重要性。在朱老师离休后,可说他的艺术成就更辉煌的时候,这恐怕是与他在今天商品社会喧嚣噪杂充耳不闻,仍然保持自身纯净的心境是分不开的。奥运会射击手许海峰说:你在射击的时候什么都不想,要做到心中没有杂念。从朱老的成就也正好说明这一点。

 

邓成用(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副主席、重庆市群众艺术馆副研究馆员):

 

朱老的作品最大的优点是能够把握好整体,从整体上着眼,然后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因此给人的感觉是大度而不小气。朱老作的是大手笔。无论是他在重庆美术界的工作,或者是他自己的作品,都是大手笔。有些人就是小家子气,计较个人得失,而没有大度的社会责任感。记得当年成立重庆美协,在候选人名单上,原本没有他,可大家都觉得他好,他是为大家着想为大家办事的,大家不约而同的以压倒多数的票数一致推选他当重庆美协副主席。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到他的为人,看到什么是人心。

 

朱老也曾在我们艺术馆做过副馆长,分管美术,也就在那段时间是重庆艺术馆美术工作最为辉煌的时期,团结了一大批人,展览不断,出了不少成绩。朱老师对重庆美术事业的发展是有贡献的。

 

李伯清(表演艺术家):

 

我专程赶来参加朱老的画展,首先祝愿朱老健康长寿画展成功我离川来渝前四川文艺界的一位老领导,也是我的前辈专门请我到重庆后一定转达他对朱宣咸先生的问候,借此机会我也完成这个使命。我已离开成都,到重庆落户了。初来乍到,今天特送上花篮来,是要向朱老学习!

 

王世明(时任重庆国画院副院长、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

 

最初我只觉朱老的画很有功力,受吴昌硕的影响比较大。后来看到他的木刻版画集,今天又更全面地看到他的作品。我的认识自然也就更进一步了。首先我认为他是一个感情丰富、爱憎分明的人。以木刻版画为例,解放前,如投枪匕首,解放后又如此优美、抒情。其次我还认为他的作品深厚凝重,气势磅礴,有一种刚毅不阿的精神,这恐怕除了他的人格等多方面修养外,还不能不说得力于碑文书法的修养,他的作品以书入画,以情动人,具有持久的感染力。

 

钟纪明:

 

我很感动,今天这个展览会是我所参加的活动在重庆美术界可说是难得的盛况,参加开幕式的人最多。座谈会也很感人,发言踊跃,气氛热烈,除了话多,诗也多,从谢教授的三首诗到郭相颖馆长的即兴诗,还有上次新闻发布会上张根发局长的即兴诗等等,真可谓朱老的作品引发了我们的诗兴、画兴。

 

我很激动。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点:一.人品,为人,朱老师的人品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影响,获得一致的好评,其为人坦荡,真诚。二.就是认真,从朱老师的为人,对待工作,对待艺术创作勤奋认真的,任何的不认真就不可能取得好的成就。三.朱老师甘为人梯的可贵精神,无论是在重庆日报社,在市群众艺术馆,出版社,在美专校,从其工作轨迹看他确实是每到一个地方都甘为人梯的培养了人。我深有感触,如果重庆美术界都能如此,那就好了。

 

徐亮(时任重庆市群众艺术馆美术部主任,副研究员):

 

朱老师无论从报社到艺术馆、出版社、以及美协、美专、社大等等,真的是一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一个闪光点。他为人生而艺术的精神我们应发扬下去。

 

朱宣咸:

 

大家都把我抬得太高了,我还是要走下来发挥自己的余热好好画画。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支持!

 

 

摘自《重庆国画院院讯(专刊)》2000年9月)

 

 

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周年画展
前 言


    朱宣咸,1927年生,浙江台州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就开始从事中国画和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创作。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  

    朱宣咸作品的重要特点是始终同社会、时代与人民紧密相连,爱憎分明、充满正气、充满激情。解放前,他就以失学、失业以致遭受牢狱之苦等亲身感受创作了一大批投枪匕首般揭露当时社会黑暗,反映民众疾苦的震撼人心的黑白木刻版画。其中一些作品还入选1948年中华全国木刻版展等。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及改革开放以来,他都以满腔热情,时似气势庞大的交响乐,时似涓涓细流的抒情诗,讴歌新生活、新社会、讴歌纯净美好的大自然。其代表作《夜》参加1959年和1962年全国美展,至今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近几年出版的《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花鸟画选辑》和《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亦获得普遍的好评。此次展览集中展出了朱宣咸1945年至今所创作的中国花鸟画和木刻版画作品共120余件,从这一帧帧动人的画面中我们可以清晰的读到他半个多世纪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以及他对艺术美与自然美的挚着追求。

    年轻时就投身于人民美术事业的朱宣咸,1949年上海刚解放,就参与刘开渠、张乐平、杨可杨等43人代表上海美术界在《大公报》发表迎接上海解放的联合宣言,提出决心以各自艺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接着在中华全国美术、木刻、漫画协会联合办事处工作。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文艺大队,1949年底南下到达重庆。1952年《重庆日报》社创刊即调入该社工作,任美术部负责人达28年。1980年起,曾任重庆艺术馆副馆长、重庆出版社美术编辑室主任,重庆社会大学副校长,曾倡办重庆美专、任校长。1981年被选为重庆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长期以来,朱宣咸总是无条件的服从工作的需要,在重庆的新闻、出版、文化系统的美术岗位上一直勤恳负责的担负领导工作,对于推动重庆美术事业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今天,在《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举办之时,我们深深地祝愿这位硕果累累的前辈艺术家、我们的良师益友生命之树常绿,艺术之树常青。
\

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新闻发布会

2000年9月19日下午3时,由主办单位在重庆市文化局会议室召开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新闻发布会”。

会议由市文化局副局长张根发主持。到会的有中央驻渝新闻机构及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重庆晨报、重庆商报、西南工商报、西南经济报、重庆电视台、重庆广播电台等20余家,所到记者数十人。 

在朱宣咸画展前后和展出期间,各媒体均作了多次报导或专题报道,发表评论及作品。

\

\

\